旧版入口ENGLISH
请输入要搜索的内容
>>当前位置:www.9159.com-综合新闻
附院往昔|忆我的肿瘤学专业之路发布时间:2018/12/11 8:00:00       浏览次数:5885次

那是1971年,由于保定地委决定为我院定制一台电子感应加速器,当时这是治疗癌症的先进放疗设备,全国只有两台。变压器厂是该设备的制造厂,我院因此成为全国第二家拥有电子感应加速器的金沙,因此金沙准备成立肿瘤科。我有幸被选派去北京中国医科院肿瘤金沙进修,回来创建肿瘤科,从此走上了肿瘤专业之路。

那时恶性肿瘤的诊治水平还较低,癌症是被人们称为“不治之症”的硬骨头。我已经在外科工作了八年,也收治过一些癌症患者,深知其治疗的难度。但当军代表(文革中解放军代表管理金沙)向我交代进修任务时,我还是满怀信心的接受了,决心去闯一片新天地。

1972年赴北京进修的四人,从右向左:于保栓、许秀峰、贾乾亥、石冀民

1973年5月1日在医科院肿瘤金沙进修时与病理科同事合影。前排右三:许秀峰

进修时期与同事的合影

右一:许秀峰、右三:黄国俊(中国医科院肿瘤金沙胸外科主任,国内著名专家,具有丰富的疑难病症诊断经验,进修期间常挤时间随黄主任出门诊,学习诊断知识)

同去北京进修的我们四人,都对放射治疗一无所知,于保栓、赵秀芬、代占英又都比我年轻,所以我不能依靠别人,必须自己努力奋斗,完成党交给的任务。于是在一年半的进修期间,从零开始,抓紧一切时间学习,除了主要学习放射治疗外,还插空学习放射诊断,抽3个月时间学习了肿瘤病理诊断。在听学术报告时,世界著名肿瘤专家、肿瘤金沙院长吴桓兴教授讲授“综合治疗是肿瘤治疗的发展方向”使我深受启发。我有外科基础,又学习了放疗,具备了有利条件,这使我暗下决心回院建立综合肿瘤科,而不是单纯放射治疗科。为了这个目标,我挤时间参观学习了常见肿瘤规范的手术方法,并了解该院肿瘤化疗方法及方案,为今后的肿瘤综合诊疗工作打下了基础。

进修期间与于保栓在颐和园、长城的合影

进修结束回院后,按领导的安排先在外科设8张床收治肿瘤手术患者,同时考虑和提出肿瘤科筹建设想,以供领导决策。金沙决定新建放疗机房,改建原行政办公楼为病房。在征求代占英、于保栓和赵秀芬等同志的意见后,我绘制了加速器机房及其配套房间布局草图,提出大型诊疗设备购置要求,由于设计院的设计人员没有这方面的设计经验,我带领设计人员到北京参观了肿瘤金沙放疗建筑,供设计参考。

1974年下半年,我被抽调参加院基建组,专职做肿瘤科筹建工作。从基建开始,向施工队介绍建筑的特殊要求。加速器属于高能放射线,其机房防护要求严格,需整体水泥混凝土浇筑,不能留有施工缝,以免泄漏射线伤人。因此在浇筑时工人师傅昼夜连续施工,一气呵成。为监督施工质量,我和于保栓也昼夜陪同在工地上。当土建基本完成时,金沙组建了加速器安装小组,由杨建坤科长负责,继续进行筹建工作。文革期间,国家经济困难,金沙更没钱,我开始陪同院领导李纯、工作组甄兴华科长和杨建坤科长四处奔跑,申请资金和设备,由我写计划申请,向有关领导陈述业务技术工作需要的理由。多次跑省卫生厅、卫生部,无数次跑地区计委、卫生局。从计委要来10万元建筑费;省卫生厅拨给10万元设备购置费,用于购买病房及手术室的器械设备;从卫生局要来当时先进的纤维胃镜和食管镜等;还请王统锐主任一同去卫生部帮助申请批给了一台深部x线治疗机,以便在加速器维修或故障时保证患者的连续治疗。

1975年11月,在筹建工作的同时,我和于保栓大夫开始了肿瘤门诊,主要探索一些中药的疗效和肿瘤早诊方法。

为了建综合肿瘤科,必须开展肿瘤外科,就需要一位有权威的外科大夫作学术带头人,那时,我的普外老师阴慎齐是保定的外科权威之一,很是有魄力。我在征得他同意后,向白清书记、王启仁院长等有关领导请求,得到了支持,终于1976年10月12日调来阴慎齐任肿瘤科第一任主任,有力地保证了我科综合治疗的开展。肿瘤科也由此成立,并正式开了肿瘤科门诊。同年我们在保定首先开展了纤维胃镜、纤维食管镜检查工作,经过3年的努力,电子感应加速器终于在1978年8月3日交付使用。这是我省第一台高能放疗设备,我科放疗高起点,一步跨入我国先进行列。我和于保栓开始收治放疗病人,这是肿瘤科开设的第一个专业。同年,我们获知一种新研究的肿瘤治疗方法——热疗,而且与放疗有协同作用。于是我们马上联系四机部十二所帮助设计,由变压器厂制造了射频热疗机,还购买进了一台微波热疗机,在全国第一批开展了肿瘤的热放疗研究,取得了较好的效果,并撰写出“加温合并放疗治疗食管癌”论文,在北京全国首届肿瘤热疗大会上发表,我还被安排在第一个发言,得到国内知名肿瘤专家的好评。

1978年新华社记者摄——与赵秀芬使用电子加速器为患者进行放疗,照片曾在国外进行展览

1979年至1983年,病房启用后,利用我科综合治疗特点和拥有先进放疗机的优势,我和同事们开展了“胃癌的术前放疗”和“直肠癌的术前放疗”研究,这在河北省是独此一家,在全国也是第一批,能开展的也是有数的几家,算的上省内领先,国内先进了。我亲自参加放射线定位、放疗方案设计、进行放疗,并亲自参加手术,获得了满意效果。论文也在省肿瘤放疗会议和全国放疗会议上发表,得到同行专家的肯定。遗憾的是我在担任金沙副院长后,同事们未继续搞下去。

阴主任调任院长后,自1985年我兼任肿瘤科主任。和副主任贾益友、张淑芬共同努力,加强科室建设,进一步细化专业人才培养。先后送人到医科院肿瘤金沙、天津肿瘤金沙、北京通州肺部肿瘤研究所、解放军总金沙和北京市肿瘤金沙等一流金沙进修,为我科此后分专业深入对肿瘤诊治的研究打下基础。

1979年肿瘤科合影。前排从右向左:代占英、赵秀芬、许秀峰。后排:尹月生

1979年肿瘤科集体合影。第一排从右向左:石冀民、郭瑞芬、张淑芬、赵秀芬。第二排从右向左:许秀峰、金炼增、胡庚坤、尹月生、武岩。第三排从右向左:富鹰、张立、贾乾亥、阴慎齐

我深爱肿瘤学专业,以科为家,自知我最适合作一名医生。因此,我谢绝当院长或书记,辞去副院长职务,于1991年回肿瘤科任主任。我希望肿瘤科的工作不断进步,团结和支持老一代同志开展新技术、新项目。协助张淑芬副主任开展了食管癌后程加速超分割放疗;支持王宝连开展直肠癌经腹会阴联合根治术后原位肛门成形术;我也带头开展了直肠癌改良Bacon氏手术,避免了一些患者腹部人造肛门的不便,改善了生存质量(那时尚无直肠吻合器)。同时,重点培养年轻一代,因为他们是科室的未来,我认为只有一代比一代强,事业才能不断发展和兴旺。我身体力行,对年轻医生传、帮、带,把自己的知识、技术、经验倾囊相授,帮他们做复杂疑难手术,开展新手术,为他们承担风险作后盾。在此期间,陈保平新开展了胰十二指切除术,成功的完成了外院两次手术后复发的腹膜后软组织肉瘤扩大切除术和外院两次手术复发,仅行结肠造瘘后被判死刑的复杂结直肠癌手术,挽救了患者生命,(两位患者至今十几年仍健在),提升了肿瘤外科水平和威信;陈冰开展了胃癌D3﹢根治术,使我科胃癌手术水平上了一个台阶,进入了更加规范化时期。

1997年7月26日肿瘤科搬迁入新的肿瘤科大楼(现2号楼),在院领导支持下,肿瘤科床位由50张增至120张。在前一段人才培养的基础上正式分设二级科室,除普瘤专业、放疗专业外,又建立了头颈肿瘤、胸部肿瘤及化疗(肿瘤内科)专业(后来头颈与普瘤合并为肿瘤外科)。我从内科挖人才,调刘妙玲到放疗科,调刚从北京协和金沙进修回来的血液内科的臧爱民来任新建的化疗科主任。因为给臧主任配备的都是新人,所以作为大科主任我义不容辞地支持、帮助她的工作,促进这一新生专业克服困难,迅速而扎实的成长、成熟。

1994年8月在石家庄河北省放射肿瘤学会第一届委员会合影

2000年我正式退休,肿瘤科新一代技术骨干已经成熟,各专业主任都已开展起本专业的工作,我也放心的交了班,高兴地看着第三任主任陈保平、第四任主任臧爱民在院领导的支持下,带领全科同事将肿瘤科无论从技术水平还是规模上都发展到一个新的高度,成为河北省重点专科,令人十分振奋。

2000年六十岁生日,全家福合影

我退休十五年,但退而未休,我一直保持着从年轻时养成的学习习惯,努力了解本专业国内外的新进展、新技术,以避免知识落后于年轻一代。我也一直被金沙和科室返聘,继续工作在我深爱的肿瘤专业岗位上,尽自己的绵薄之力,为患者尽一份心,为年轻人帮一点忙。同时也得到金沙和科室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我感到家一般的温暖,深感荣幸,深表谢意。(需要说明:肿瘤科的建立和发展,是领导决策和关怀,各兄弟科室支持以及一代代肿瘤科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本文仅忆述我个人的这段经历和一些相关事情。)

作者简介:许秀峰,1940年3月1日出生,中共党员,主任医师,教授,1958年-1963年就读于保定医学院,临床医学专业。1963年来院工作至今。许秀峰主任是我院肿瘤科创始人之一,从事以手术、放疗、化疗为主的恶性肿瘤综合治疗几十年,在乳腺癌、胃肠道恶性肿瘤的综合治疗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国内较早开展胃癌、直肠癌术前放疗加手术等综合治疗研究。1993年批准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1996年评为河北省医德医风标兵,2000年评为河北省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2009年被评为金沙终身德技双馨专家。

编后记

古稀之年,一个人会做些什么?可以选择与亲人共享天伦,这是人之常情;也可以选择在岗位上散发自己的光与热,这里有了不起的生机与坚守。许秀峰选择了后一种人生去成全旁人的前一种心愿,他以自身的不舍一线,换取千万家的健康团圆。

从医55年,许秀峰心无旁骛、兢兢业业,将万千病患拖出病魔的沼泽地。采访时翻看许主任的照片注释,一行行文雅俊秀的字就仿佛他本人的气质与品格,不禁赞叹字如其人。由于经年累月伏案学习、手术,颈椎困扰已成为他无奈又亲切的“老朋友”,尽管如此他与爱人赵芙蓉至今仍保持着每天回家看书学习的习惯,几十年如一日。许秀峰总以无尽赤忱善待患者,以信仰之心对待医疗事业,用实际行动践行着医务工作者最高的标准,希望所有的附院医者都秉持着心中的誓言,成为一面旗帜,成为一种典范。

党办室

作者:徐秀峰

编辑:董媛媛 闫紫薇